落胤

谢谢你愿意由着我折腾~( ̄3 ̄)ゞ

【脑洞关键字】1.不祥的预感 2.一步之遥 3.不响的电话

淡金色的头发,宝石蓝的眼睛,完美修身的三件套以及,清冷磁性的声线。如果那天他妥协穿上了那件奇奇怪怪的围裙,也许,他就能多收集到一个Sir开心的像孩子一样的表情,闪亮的眼睛和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。


【“Sir,这是新的MK吗?”

“No,Jarvis,这是给你做的身体。”

“...我的?呃...其实,你可以把它做高点,sir,我不需要刚好符合您的高度...”

“Mute。”】


马里布的别墅总是很安静,Tony很久不在家里开聚会了,除了电器运行时轻微的轰鸣,机械臂转动的声音,笨笨撞到桌子的闷响,就只剩下嗒嗒的脚步声。Jarvis把日光灯都关掉,只...

【莱莱生贺】【接龙文】流浪的吟游诗人的第二个故事

大漠黄沙,遮天蔽日。

Jarvis扯出怀里破旧的地图,斜着身子避开扑面而来的黄沙努力地辨认了一下。应该已经到了北部沙漠?还是去找个地方先落脚吧,他甩甩头,朝着黄沙中模糊的建筑物走去。

喂,那边的大个子……

风声里好像传来呼喊的声音。这种时候有谁会在这鬼地方呆着啊!Jarvis转过身子眺望了一下,远处有几块巨大的岩石,上面似乎有一个小的一不注意就会忽略掉的黑点,好像还在不停地蹦跶着。

走到眼前才发现是个个子小小的男孩子,穿着并不算特别厚重的护甲,见Jarvis走过来,把他全身打量了个遍。

“大个子,你从哪来?”男孩开口问道。

“从……南边?刚才是你喊我吗?你家大人呢?”Jarvis对...

贴身管家 Part.1

时针指向凌晨三点,工作室依旧灯火通明,Tony在实验器材前转来转去,并没有注意身后传来的脚步声。

“Sir,”身着燕尾服的管家在身后站定,“请允许我提醒您,明天公司有会议需要您到场。现在已经很晚了,可以请您回房休息吗?”

Tony转回身,挑挑眉看着身材高挑的管家:“可是我还没有忙完,你觉得呢?”

Jarvis微微欠了欠身,回答道:“为了您明天有良好的精神状态,我的建议是,请您回房休息。”

“有奖励吗?”

“抱歉,您说什么?”Jarvis一时没有反应过来Tony的意思。

“我说,如果我现在去睡觉的话,有什么奖励?”Tony走近,看进他冰蓝色的眼睛。

“明天去买甜甜圈给您?”

Tony...

【中秋贺文】关键词忘记了orz...

“贾维史...中秋节是个好日纸啊对吧...”

“我并不这么觉得,sir,除非您现在不是因为牙痛而不停折磨我的话。”Jarvis看着在天台休闲椅上躺得歪七竖八的Tony,叹了口气接过他手中开始化掉的冰袋。

“你值不值道,在中国有一种说法叫捉,十五的月亮十六圆。”半边腮帮子肿得连话都说不利索,但也许是看见Jarvis脸色不太好,所以拼命想找点话题逗他开心。

“那也不能成为你把月饼当饭吃的理由,sir。”说到这个Jarvis就头大,昨晚Tony从公司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老大一盒月饼,还边走边吃,问他哪来的,他居然说,路边遇到个中国美女买给他吃的,天哪,他这种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?

Jarvis...

【群内策划】老贾的新衣

早晨的阳光很好,所以Jarvis醒的比平时稍微晚了那么一点。

咦?可是Jarvis从来都是准时准点被某个睡觉不老实的家伙踹醒的不是么?

半边床空着,工作室也没人,Jarvis在厨房看着YOU转来转去:“你说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?”YOU晃晃脑袋,把面包塞进他手里。

“sir,这么一大早你去哪了?”Jarvis在家里百无聊赖,最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过去,那边传来引擎的轰响,几秒钟之后Tony那张被手上的盒子挡住了一半的脸出现在屏幕上,“嘿,开门,Jarvis。”


“sir,可以..解释一下吗...”Jarvis接过盒子打开的时候,嘴角不自觉地抽抽了一下。起了个大早不吭不响...

【脑洞关键字】⒈护身符 ⒉反差萌 ⒊保护过度

所以,当Tony看着终于“变成人”的Jarvis站在自己面前时,眼里的好像戏谑多过赞赏。

“Jarvis,你...走走看?”

抬脚,踏出,然后...“啪唧!”

Tony无奈地扶额,“Jarvis,这不是战甲,不要走得这么用力...”

歪在地上的Jarvis迟疑的伸出手,戳了戳自己的胳膊,然后,又戳了戳Tony的。

“还是有点不一样啊,sir.”


“洗...洗澡?我应该不用吧,sir.”

“这是人类的身体,不洗会臭掉的。”Tony一本正经地指使Jarvis乖乖脱掉衣服,顺便把自己扒光丢进浴缸,“我可不要抱着脏兮兮的你睡觉。”

“哇啊!”两个大男人挤在一个浴缸里,Jarvis...

要打起来啦~!这都什么奇怪的阵营啊喂…大白表示我只想默默地看你们打,然而sonny angel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一切( ̄+ー ̄)

第二个闹钟之后的梦。【外国少儿文学系【什么鬼

梦之章⒈

那个老头最后检查了一遍窗台和阁楼,佝偻着背从小板凳上挪下来,缓缓地说:“客官,仔细检查过了,您楼上真的是没有住人,早晨听到的声音,会不会是听错了。”同行的女人依旧认为自己听到了怪异的响动,但在事实面前却说不出什么辩解之词。一行人零零散散穿过狭窄的客栈楼梯朝下走去,我略微回了一下头,看见阳光照在阁楼的窗棂上反射出微微刺眼的光,脑海中猛然闯进一个念头。“老板,赏金猎人呢?”楼下迎接我们的老板娘听到这句话瞬间变了脸色,老头慢慢转过身,叹了口气:“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,今天过了,他们就不会再来了。”队伍里的一个女人惊叫起来:“可是我们没有住顶楼,为什么也在他们的名单里?”老板娘搓着手,不好意思的解释道...

梦之章⒉

这个客栈里有随机数量和随机种类的蛇,不多,大部分应该是无毒的。我在走进去的第一个下午就遇上了一条昂首挺胸的蛇。它在逼仄的走道里和我对峙,翘着扁扁的脑袋,在我退无可退的时候扑上来咬住了我的小腿。我被抱着狂奔向小镇另一头的医院,穿过漆黑诡异的中央广场,耳边都是风声,却并不觉得腿有多疼。等我安然无恙回到客栈的时候,我在二楼的楼梯口看见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女人,她说她遇到了那种叫“蓝玉”的蛇,我不知道咬在了哪里,因为身上看不见任何伤口。她说她应该快死了,让我去帮他看一眼里面厅堂里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,她想和她说声再见。我走过去,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歪倒在藤椅上面色发青,我也同样没有看见他的伤口。我很害怕,我跑...

12
©落胤 | Powered by LOFTER